坻盺鎚笳嘎 扈袕隱ч妢 5爛589弇祩堋濂轄尪荎骯隙模ㄐ

笢弊唹籀厙

2018-08-14

﹛﹛煦昴侕謁董ㄛ僕砅等陬堤漆茼蜆跦擂赻旯①錶講薯奧俴ㄛ祥猁躲瑞堤漆ㄛ漆俋庈部堈掀弊囀庈部載樓葩娸﹝(孮帢鉏迤睡牓蟥)笢弊厙笙冪蛌婥森恅醴腔婓衾換菰載嗣陓洘ㄛ祥測桶掛厙腔夤萸睿蕾部﹝恅梒囀斒鶾府怷ㄛ祥凳傖芘訧膘祜﹝芘訧氪擂森紱釬ㄛ瑞玸赻童﹝

拻﹜頗擄賸珨蠶換苀恅趙旃噶ぱ摯侘﹝扢蕾3000勀蚳砐訧踢ㄛ醱砃室罋姪肪陊裙槤忘郋蕈葍侒侘ㄛ珨湮蠶漆囀俋眭靡蚳模悝氪善刓陲扢抭蔡悝麼童恮郋謀忱﹝

﹛﹛輪3勀勣煙鄴崦冪徹脯脯帢蚾ㄛ植﹜脹弊模芚芚堍善賸﹝扠惆峈肣鄴仱腔億欴ㄛレ﹜僖﹜扙脹衄馮衄漲昜窐漪講湛99.8%ㄛ扽衾扂弊輦砦輛諳腔峉玸俶嘐极煙昜﹝涴岆嫘陲僭控漆壽脤鳳腔珨れ栥嶼僵軗佌湮偶﹝梀ㄛ潰舷儂壽勤善偶綴擇祥蝠測岈妗腔翋猁珃疶侜袧滋眸﹝

﹛﹛擂賸賤ㄛ涴岆藝芞鼠侗蟀哿菴媼毞奻栳※詢怢泐阨§牁鎢﹝3堎20ㄛ藝芞鼠侗眕17.54誠啋腔嘖歎羲攫ㄛ呴綴湮盟鴙汔28%祫23.05誠啋斐堤盪妢陔詢﹝筍奻類詢弇綴ㄛ藝芞鼠侗嘖歎曄轄曹攫ㄛ彶攫惆歎15.98誠啋ㄛ視盟11.22%ㄛ攫笢郔旮視盟諉輪15%﹝

絃泆偌弇彶煤ㄛ豪580啋/弇艘部詢bigger萇荌斕佽赫呾鎘ㄐˋ鴃奪庤耋珨啜啜ㄛ筍岆藩毞躅靡奧懂珨悼桉腦腔侘閩硭椋﹝祥徹竭褫洇ㄛ絃泆藩毞眻諉湍12弇諦ㄛ垀眕猁砑极桄▲苤報呇◎俀栯蠟遜腕③婌﹝佽賸涴繫嗣ㄛ衄羶衄竭陑雄儸ˋㄐ慇慇~letsgo佽軗憩軗勘﹝

香港兒童文學文化協會一直鼓勵與推動本土繪本的創作,其所主辦的第三屆「香港圖畫書創作獎」早前公佈了獲獎名單,鄧佩儀以《老鼠傑克被吹走了》奪得首獎。從小時候愛畫大眼日系美少女,到現在追求更簡潔獨特的畫面表達,鄧佩儀在不斷的嘗試中摸索自己的創作道路,也對兒童繪本產生了越來越濃烈的興趣。■文:香港文匯報記者尉瑋鄧佩儀畢業於香港知專設計學院視覺傳意系,畢業後曾從事平面設計工作,亦兼職中學課外活動視藝班導師,現職插圖。她曾獲得2017青藝節「青少年藝術家年賞」(插畫)、亞洲青少年童書插圖大賽2016創意大獎等。鄧佩儀從小喜愛畫畫,最開始的時候因喜愛卡通片,畫的都是大眼的日系美少女。後來她接觸到內地的繪本類月刊《繪心》,一下打開繪本的大門。「這本雜誌裡面有很多不同的作者,用如同漫畫的形式來表達故事,但是風格很多元,未必是日系的大眼的公仔。當時就覺得,這種形式的插圖很漂亮。」後來她接觸越來越多不同藝術家的畫作,隨茼~紀的增長,反而不想再畫太繁複的東西,越來越追求簡單,這次參加香港圖畫書創作獎的比賽,也是一種不同風格的嘗試。颱風天的不尋常旅程鄧佩儀說,自己以往畫畫,並沒有什麼明確的目標,只是不停觀摩不同風格的畫作,然後不停地作練習,想到哪畫到哪。「以前總覺得,大家很喜歡說靈感,畫東西時的『feel』。哪有那麼多feel啊,我畫畫的時候沒有那麼多feel的哦,隨便畫。」直到這次參賽,構思的過程才真正讓她體會到那如同閃電劃過般的決定性瞬間,真正跨進了所謂的創作大門。「去年颱風的時候,一下子有好多畫面在腦子中出現,很想馬上畫出來。」當有了那股衝動,剩下的事情便順其自然地完成了。她獲得香港圖畫書創作獎首獎的作品,名為《老鼠傑克被吹走了》。因為颱風,小老鼠傑克被吹到香港的不同角落,洶湧的大海邊,水浸的街道前、無人的遊樂場......這是一次「非常」的旅行。鄧佩儀構思時,希望以颱風為主題,又將香港不同角落的場景帶入其中。「從很有邏輯的角度來說的話,如果主角是一個人,要故事的連接性很強,才可以被吹到不同地方。但怎麼樣可以讓一個人被吹到不同地方呢?我於是排除了人作為主角。最後挑了小動物,對小朋友來說也比較容易接受。老鼠比較輕,也很常出現在童話故事裡面,於是最後,輕飄飄的小老鼠在街道上被吹到了不同地方。」評審認為鄧佩儀的創作,不僅展示了香港的本土風貌和氣候特色,也表現出颱風天人們的反應。通過小老鼠的旅程,大雨天中孩子興奮的視角被展示,所見到的生活場景充滿了溫熱的色彩。而對於鄧佩儀來說,這本她包辦了文字與畫面,甚至書籍裝幀的作品,是一次完整的創作嘗試。最重要的是,比賽讓她有機會進入兒童繪本的圈子,與更多的創作者進行交流。「至於自己的創作手法,未來可以很多變。我本身不是執茯Y種風格的人,最重要的是如何去將故事的感覺傳達,例如要講很柔情的故事,也許要用很淡的水彩來畫,這些都可以跟茯G事來改變。」繪本不是只給小孩子看剛開始創作時,鄧佩儀並沒有想茯O要畫給小朋友看,後來當自己的畫風轉換得比較簡單的時候,才有了類似的想法。當時的她,對兒童繪本或圖畫書都沒有什麼概念,直到參加了香港兒童文學文化協會舉辦的多次講座,才慢慢摸到門道。「當時其實是參加了一些給學校老師舉辦的講座,教老師怎麼把繪本帶入課堂。這才發現,圖畫書有很多我們意想不到的地方,很有趣。」鄧佩儀笑說,自己創作兒童繪本有茪捄M的優勢,她來自一個大家庭,有茬多兄弟姐妹,「小的那些幾乎是從小看到大」,有很多和小孩子相處的經驗。「於是我去看圖畫書時,對其中一些小朋友才有的想法和舉動,就會明白多些。」她發現兒童繪本一點不簡單,文字的文學性、圖畫的藝術感,乃至封面和封底的設計,都十分講究;其中所表達主題之豐富,更是讓人歎為觀止。「繪本不是只給小朋友看的。」她說,「小朋友會看到他們看的東西,而大人也會看到不一樣的。」就像得獎繪本《團圓》,在外地打工的父親新年時才有短短時間回到家中與妻女團聚。小朋友看到的也許是其中所描繪的新年民俗和紅紅火火的熱鬧時光,大人卻反倒因為裡面淡淡的溫情和微妙的離愁看得眼濕濕。又比如《我選我自己》,森林中的動物舉行總統大選舉,每個動物都站在自己的立場發聲。作者藉茼p同童話般的故事來向孩子傳達公民社會的概念。「這其實是很大人的主題,卻表達得非常簡單,讓小朋友都看得明白。」又比如《地球星君和他的十二個兒子》,充滿中國傳統之美的木刻板印畫,以類似民間傳說故事的方式,讓孩子們明白所謂年、月、日的概念,又帶出團結協作、互相包容理解的主題。講述大人自以為熟悉的複雜主題,但卻用別出心裁的角度來切入,這便是繪本帶給鄧佩儀的驚喜所在。香港本地繪本數量少說到現今香港原創繪本的創作,鄧佩儀認為數量仍是不多,大多繪本都是翻譯書,本地書中,數量較多的也是教科書類別,藝術文化方面的比較少。「香港繪本的創作人也不是很多,一來是行業的相關信息比較少,沒有專門的學科可以學。關於兒童方面的學科,我們有幼師、心理學、文學,但是各個類別是隔開的。寫故事的人未必會畫畫,畫畫的人未必能寫故事,做老師的未必能講故事......沒有人把兒童圖畫書當成一個專業來教授或學習,對於創作者來說,不懂的時候就很難參與進來。除非有另外一種形式,就是繪本編輯、畫家和作家一起合作。那香港有沒有很多熟悉兒童文學及繪本的編輯呢?也不多。」鄧佩儀說,真的去了解繪本,會知道這種創作形式對專業性要求非常高,「不是那麼簡單的東西,」她說,「很多人覺得繪本給小朋友看,就是故事書而已嘛,只要公仔得意就行了,字不要深,畫不要複雜。結果就是出來很多很低智的、側重功能性及教育功能的圖畫書。沒有什麼深度的價值,也沒有什麼文學性。」獲得首獎後,鄧佩儀對兒童繪本的興趣更濃了,作為讀者的我們,也期待她對這種創作形式再深挖,未來帶來讓人眼前一亮的新作品。﹝